资料图:美国迈阿密,当地非洲裔民众在职业介绍中心寻找工作机会
资料图:美国迈阿密,当地非洲裔民众在职业介绍中心寻找工作机会。(图片来源:《纽约时报》)本是为了遏制通胀而采取的经济政策,却再度暴露了美国种族问题的顽疾。美国《国会山报》网站8月28日报道称,美国非洲裔群体正成为美联储不断激进加息的最大受害者之一。现实是,据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7月,美国社会总失业率约为3.5%,其中,非洲裔群体失业率则高达6%。《国会山报》这篇题为《高利率令非洲裔美国人感到不成比例的痛苦》的报道指出,利率提高不但加重了美国非洲裔的财务负担,也让该群体更难以获得金融支持。报道称,受历史原因和现实因素影响,美国非洲裔不但未能从过去十几年的“零利率”时代的经济发展中获得收益,现在还要忍受高通胀带来的现金缩水和利率快速上升带来的经济负担的“双重打击”。这无疑凸显了美国经济制度中长期存在的结构性种族主义倾向。以房地产市场为例,到2022年第二季度,美国只有45.3%的非洲裔家庭拥有自己的房屋,而白人家庭的这一比例为 74.6%。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曾长期存在针对少数族裔、特别是非洲裔的歧视性贷款政策,同时很多地方还有禁止向非白人家庭出售房屋的法规。尽管国会在20世纪70年代通过了旨在制止歧视性贷款行为的法律,但有关的歧视性措施并没有彻底杜绝。比如,直到现在,在申请购房贷款时,银行提供给非洲裔的利率仍要高于白人。这也令很多非洲裔在过去十多年的“低利率时代”无法享受到相关经济红利,因为不能像持有房产的人士那样通过再融资降低住房成本,从而改善财富状况。此外,针对少数族裔掠夺性的信贷政策、金融知识缺乏、不平等的贷款政策等,都让少数族裔、特别是非洲裔在面对庞大的金融机构和复杂的金融问题时处于弱势,而在高利率时代,这种弱势地位令他们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国会山报》网站援引美国商务部少数族裔企业发展署的数据称,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美国少数族裔公司在获得融资和信贷支持上就已经与白人企业存在差距,比如,少数族裔公司的银行贷款利率要比非少数族裔公司的高1.4%,但可获得平均贷款金额却只有后者的一半,而且被拒贷的可能性是后者的约3倍。可以说,这种植根于经济运行中的种族主义行为,令包括非洲裔在内的少数族裔在积累财富方面从一开始就处于弱势地位,并在提高经济地位的过程中举步维艰。不仅如此,不断上调的利率还在其他领域放大美国的种族问题。以就业问题为例,研究种族就业差距的美国杜克大学教授小威廉·达里蒂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就指出,美联储以升息对抗通胀的部分成果是通过导致失业来实现的,而“无论是通货膨胀还是失业率上升,都会对黑人工人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在7月发表的论文中指出,若要控制通胀,美联储可能需要整体失业率上升到5%,而考虑到非洲裔的失业率通常约为白人的两倍,这意味着非洲裔的失业率将接近或达到两位数。实际上,现实的情况已经佐证了专家们的判断:美国目前的整体失业率约为3.5%,但非洲裔群体的失业率已经达到了6%。这又是一个美国存在系统性种族问题的证明:数十年的研究显示,少数族裔通常是在经济危机中最早被裁员、但在经济复苏中最晚被雇佣的人群。可以说,过去两年多时间里,被美国长期掩盖的系统性种族问题全面爆发。非洲裔和拉美裔在新冠疫情中远高于白人的死亡率和住院率,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激增,针对穆斯林、土著居民等群体的歧视和种族迫害层出不穷……这些都表明,美国“种族平等”的谎言背后,是一个从政治到经济再到社会资源分配上都毫无“平等”可言的种族主义制度。如今,当通胀问题成为民主党在中期选举的最大“软肋”时,拜登在纪念“塔尔萨种族屠杀”100周年纪念活动上说的那句话——联邦政府必须反思并承认在剥夺黑人社区的财富和机会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便被抛诸脑后,少数族裔又沦为“牺牲品”。显然,在白人种族主义者用子弹和燃烧瓶洗劫非洲裔财富过去了100多年后,美国依然不愿补偿亏欠少数族裔的一切。(聂舒翼)海外网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责编:聂舒翼、牛宁